平淡琐事 ’ 目录归档

不知道取什么题

昨夜做了一个梦。梦到回到小时候的模样,在熙熙攘攘,人来人往的集市上,开心地笑着。梦醒的时候,嘴角也是微笑的。

记得每年一定的时候,没记错的话是农历三月十六,在镇上面就会有“交流”。所谓“交流”,其实不过就是一群小商贩,在沿路两边摆满琳琅满目的商品:凡是你想得到的都有。从各种糖果零食,到鞋帽服饰;从五金器械,到家具建材;从图书音响,到娱乐悠闲的游戏体验,真的是令人目不暇接。那个时候,在我的眼里,交流简直比过年还好玩。手里拿着仅有的几块钱,每次出门都会精打细算,有时先买个棉花糖,边走边吃;路过菜干饼摊,不花5毛钱买一个菜干饼常常实在说不过去;用臭豆腐包的春饼,简直是人间美味,感觉吃几个都能吃得下。嗯,最好一个臭豆腐包的,一种用“油炖鼓”包的。“油炖鼓”是方言,我不知道学名应该叫什么。用一个铁质的大勺子,放上萝卜丝或者南瓜丝,再淋上比较稀的面粉拌成的糊,放在油锅里炸出,形状貌似现在的法式小面包,泛着金黄,一口下去,则是外酥里嫩,油而不腻,喷香可口。因往往口袋中的零钱,已经早就安排好用途,只能臭豆腐中间夹一个“油炖鼓”,品味不同口感的美味。

当然,最高兴的还不是这些。每次怀揣“巨款”,最激动最兴奋是买玩具枪的时候。为了一把五块钱的塑料玩具枪,从这个商贩问到那个商贩。讨价还价,仔细观摩,费一大堆口舌,终于到手之后,简直如获至宝,说一晚上兴奋地睡不着觉毫不为过。总感觉有了一把枪之后,走路腰杆都会直挺很多,脸上仿佛贴了金一般,闪闪发光,又觉春风拂面,人生得意,不过如此。现在想来,如此种种,总是觉得很幼稚,很好笑,但却是充满了甜蜜。

每次回来路上,在摊位的末尾,会有一个卖薄荷糖的老头。一块钱一包的薄荷糖,凉凉的,甜甜的。那个老头和爷爷认识,我要是和爷爷一起去,我要薄荷糖的时候,老头子怎么都不会收钱。所以,有时候我会偷偷耍小聪明,和爷爷一起去赶集,在老头那边“买”薄荷糖,然后就多了一块零花钱。爷爷似乎也不在意,总是和老头子有说有笑的样子。而我,在买了糖之后,则是“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”,自顾自去别处玩耍,谁有兴趣去听两个老头子唠叨呢?。如今,“交流”没了,爷爷也不在了。想起当年的小聪明,现在就算十块钱一袋,也无法和爷爷一起去买薄荷糖,听两个老头子唠叨了。

  • 不知道取什么题已关闭评论

托体同悲,无缘大慈

周末,去能仁寺转了一转。地方不大,在小镇里,参观的游人也不多。

寺庙里,和尚们正在做功课。课堂里放着扩音器,不知是否是为了让我们这些凡人凡物能聆听梵音而特意购置。做完功课,和尚们一个个大汗淋漓,挺着大肚子出来。解开袈裟用衣襟扇着风。有的横靠在大殿柱子上,有的蹲坐在台阶上,七七八八地刷着手机聊着天。

寺庙里面有一个小池塘。小池塘里养了很多很好看的鱼。也养了很多乌龟。我不知道这些乌龟和鱼是放养下去的还是好心的居士放生的,总之,无论是哪一种,都很蠢。现在还是秋冬,就已经死了好多鱼,有几只死掉的乌龟也飘在上面。想必到了夏天,情景更是惨不忍睹。估计捞死鱼也是和尚们的日常之一。这些鱼,已经沦为了游客和孩童观赏玩乐的代名词。

天王殿里四大金刚脚踏小鬼,手持宝器,凶神恶煞地护卫着大殿。他们脚下的小鬼,或恐惧,或痛苦,或挣扎,或双目茫然。记得小的时候,特别怕这些很凶的鬼神,常常半夜做噩梦惊醒,以至于至今记忆尤深。站在高大的神像面前,感觉着自己有一种被俯视的渺小。有那么一刻,我忽然感觉到这高大的雕像,这凶恶的神情,这悲惨的小鬼,仿佛是刻意展现在众生面前,让我们从心底里产生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。然后是,大殿中间的佛像则是一脸和蔼,一副救苦救难的样子。当这番景象呈现在人的面前的时候,自然就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仰,这种感觉,有的人多一点,有的人少一点。无非都是或生前不如意,希望高高在上的神灵能拯救自己,亦或是害怕自己死后难渡苦海,而希望神灵的庇佑。

我不知道当年佛陀在树下悟出了什么,但肯定不是让很多人去相信烧一烧几柱香,拜一拜几尊雕像就能随心所愿,或者解脱苦海这样的事。这样的行为,在我看来,不过是寻求内心的安慰。当然,也有很多高僧大德,能有大觉悟大智慧,但看到执迷的众生,又能如何呢?菩萨尚且度不尽众生,肉体凡胎最多也只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。

我不是不信神灵,抑或质疑神性。只是觉得,每个人,每样事物,都有自己的路。如同这脚下被踩的小鬼,既然有其存在,那么就有他存在的理由。他亦有父有母,亦有兄弟姐妹,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同类。只不过他和他们所有一切,在神灵看来,是邪魔歪道,或需度化,或需斩灭。但从邪魔的角度看来,他们这些神灵又好得到哪里呢?魔有魔的道,佛有佛的道。

如果说佛说一切有为法,为梦幻泡影。那么,贪噌痴为泡影,眼耳鼻舌身意亦为泡影,那么,又有什么佛,什么魔?我们,都不过是一粒沙子,一滴水,一片尘土而已。甚至,什么都没有。

当我站在群山之巅,大海之边,我愿俯身膜拜,这个真实而又虚幻的世界。

  • 托体同悲,无缘大慈已关闭评论

窗外

清晨起来,推开窗,每天都是被窗外拍球和追逐嬉闹声唤醒的。

对面是特殊教育学校。看着这群孩子,我常常想,是不是上帝造人的时候,随随便便就应付了事,以至于有的缺胳膊少腿,有的看不见,有的听不见,有的无法说话,有的造的不是那么聪明。

他们成群地在那打篮球。球技并不是那么好,动作不协调,也没有什么规则;投很多次,才能投进一个在我看来并不难的球。但是,每次进球的那一瞬间,他们一起欢呼雀跃的样子,都让我动容。想起小的时候,自己打球的样子,大概也和这帮孩子差不多,什么都不会,没有什么比赛,没有什么输赢胜败,只是单纯地快乐着。也许,这就是最初的快乐,并不需要什么伟大的梦想。

一个孩子,准确地说,应该是一个脑瘫患儿,在跑道上一步一歪地跑着,脸上还挂着傻傻的笑容。他跑得很慢,很不协调,但可以看出,他在努力奔跑。阳光洒在他的脸上,静静地。跑到终点的时候,跳着,喊着,笑着,仿佛自己就是世界冠军。也许,冠军并不需要什么,只要一缕阳光,和一个微笑。

或许,他们是特殊的,但特殊的也是我们自己的内心。亦或许,他们才是上帝的天使,正因如此,上帝才偏爱他们,让他们无忧无虑。哦,眼角的泪光,原来是对上帝偏爱的羡慕和嫉妒。

  • 窗外已关闭评论

胡言乱语之三

丙申年丙申月起,先有偶感风寒,咳嗽数周;风寒未愈,因横跨围栏致使脚踝扭伤,尚未一周;又误食不洁之物,痢疾不止。时也?命也?未知也。

余方年幼之时,观旁人信命理之说,乃购三教九流之书,欲求其源。父观吾之生辰八字,五行缺土,故名曰城。余以为,观余之天干地支,金生水,水生木,适逢中秋,金水旺相,草木虽多,亦宜源远流长。今丙申年丙申月,火旺克金水,而金气亦盛乃助水气,水金火相交战,互伤不可免。

火旺则伤金水。庚金主筋及大肠,辛金主胸肺,癸水主足肾,盖余足风寒咳嗽之病,筋骨之伤,肠痢疾不止,殆天授也?语曰:癸水至弱,达于天津。得龙而运,功化斯神。癸水至弱而静水流深,秋水通源,大抵需叠叠见土,以化火气,方得清平之像。至于木火,木重身荣,火多财旺,当求适宜为上。

丙申年丁酉月甲午日于宿舍病假休息,百无聊赖,胡言乱语。

  • 胡言乱语之三已关闭评论

胡言乱语之二

最近养了一只小强。

小强总给人一种脏兮兮的感觉,但经过几天的观察发现,它其实是很爱清洁的。每次吃完东西,都会清理一下触须和肢体。刚被关进瓶子时,它总是不安分地爬来爬去,东瞧瞧,西瞅瞅,不停地探索着关押他牢笼的出口。我静静地看着它一次又一次地从瓶口跌下来,又一次一次起来重新探索。不知道它知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被困死?如果知道,那这股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力量又从何而来?如果不知道,那它自己的路又在何方?

当我沉浸在这小强的屡败屡战精神之中,大概经过三四天,不知道是什么时刻开始,它突然就变得安静了。不再四处攀爬,也没有再四处碰壁。就这样,我喂它食物,他消化,然后又静静地在那呆着。偶尔,开盖子的时候,会惊动一两下。在上帝的视角,我就这样看着瓶子里面的小强。是不是有人,同样注视着我们?我们一样被圈在一个区域,或不停探索,或偏安一隅,然后衣食住行,然后生老病死。

终于有一天,我打开瓶盖,把瓶子放在窗台,经过半个小时,它还是安安静静地伏在瓶底。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太多次的失望,让它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。我拿棒子想把它驱赶出来,它绕了好几圈还是在底下打转。大概是不想再从高高的瓶子顶再摔下,大概是早已经心灰意冷。我侧过瓶身,把它从瓶子里赶出来。当他离开瓶子撑开双翅飞走的时候,我才知道,原来小强还会飞。

养了两个多星期的小强,最后以小强的离开而结束。它重新拥有了它的自由,但我的内心确是沉重的。我们曾经也一样信心满满,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在四处碰壁之后,仿佛很完美地融入了这个社会。在那个瓶子里,可以生活地很安逸,却似乎忘记了最初的起点和信心。而更多时候,也不会有人打开那个瓶盖,就算打开了,我还是那只留在瓶底的小强。

可怕的是时间消磨了当初的锐气和信心。

  • 胡言乱语之二已关闭评论

胡言乱语

最近,有个一起新入职的员工买了房子。几个年纪差不多的同事,也经常在讨论房子,从房价涨跌,到装修用材,从水电到油漆,从卧室格到客厅布置,仿佛有说不尽的话题。早早买了房的,庆幸买的早没被这一波涨价宰一刀,没买的则是担心会不会再涨,犹犹豫豫,不知该不该出手。

不得不说,中国的房价和丈母娘还是有一定关系的。中国是一个很注重“家”这个观念的,有个温暖的家自然很重要。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有房和有家成了一个概念。我记得小的时候,大家都是住一起的。尤其是逢年过节,更是热闹非凡,不亦乐乎。后来,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小家,反而略显冷清。到现在,小夫妻新婚燕尔,要是丈夫出差感觉冷清,指不定到隔壁老王家去热闹了。纯属娱乐,切勿模仿。

讲一个故事。有三个人打牌,两个人赢了,赢得盆满钵满,那么第三个人呢?自然输的很惨。作为局外人,看的很清楚,轮到自己不免糊涂。你赚钱存银行,银行房贷给开发商,开放商开发房子卖你。银行赚,开发商自然也不傻。亏的是谁?道理大概都懂,可是。。。是的,是怕社会的价值观,是怕别人对你的看法。

每次,我说我喜欢外婆家山沟沟的时候,爸妈总会笑。坐在水库的坝上,迎面吹来山风,前面是荡漾的湖水和次第排开的山峦,感受着每一刻的宁静。家是什么?是一个向着阳光的,小小的屋子,一张简单的桌子,几条方凳,碗筷数双,有你有我。最好,还有一条懒洋洋的狗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未来。做一个孤独的理想主义者也挺好。

  • 胡言乱语已关闭评论

生活小纪

夏日炎炎,百无聊赖,信马由缰。

前两天,和新入职的几个朋友吃饭闲聊。大概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烦恼。

在我看来,Z君是一个很优秀的人,且不说是名校毕业,吉他的水准在我看来已经到专业级别,羡慕不已。喜欢看书,整个人言行谈吐,温文尔雅。Z君说,他很喜欢JX这座小城,环境好,生活节奏不紧不慢,同事之间的工作氛围也很好。唯一不满意的就是待遇。按Z君的话说,作为双985硕士,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月拿着勉强够自己生活的薪水。Z君父母都是公务员, 当初父母安排让他回家去银行,他很果断拒绝了回家起薪十几万的工作。因为不喜欢。Z君是个很实在的人,说的确实没错,当然如果说单考虑自己的话,他其实生活得很惬意。工作几个月,冰箱电脑洗衣机不说,还买了五六千的琴。我说你现在不是过得很好么?Z君说他是一个怕寂寞和孤独的人。在学校,虽然也有过感情,却没有结果。他弹琴是因为害怕孤独,玩游戏也是。他实在想不出拿着这点工资怎么去开始一段感情。

我说,感情为什么非得那么现实呢?他说你愿意让你的女朋友在大热天坐公交么?结婚以后愿意和你的妹子一直住在租来的房子么?大概意思自然是有房有车。Z君感慨,我们在最年轻最需要钱的时候,恰恰没有钱。当然,Z君如果靠父母的话,这一切都是很简单的事。当然我也知道Z君的想法。我说,爱情应该是可以一起坐公交的,也可以一起淋雨亦或是在烈日下流下汗水,可以一起在小房子里面依然不改其乐。Z君说,你想得太单纯了,你说的是爱情,不是婚姻。大概我一直就是这么想的。对于美好的事物,总要有所期待,有所坚持。

回宿舍的电梯里,H君悄悄和我说,唉,Z君太消极了。我说,看你的状态也不是很好啊。H君又沉默地叹了一口气。

大概我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理想主义者,不喜欢羁绊,活得潇洒自在。但是有时想起父母,总觉得会有太多愧疚。

  • 生活小纪已关闭评论

味道

工作之余,开始自己买菜做饭。当然,对于我这种连初出茅庐都算不上的新手,饭菜的味道仅仅还停留在煮熟阶段,但这并不妨碍我快乐地做饭。

虽然是菜鸟,对于味道却也有自己的理解。经历过半生不熟以及黑烟袅袅等磨难之后,对于食物味道的一点体会,是入味与出味。

如果只是单纯的翻炒几下,放上油盐酱醋,发现做出来的食物,菜还是菜的味道,油盐还是油盐的味道,你是你,我是我,根本无法融合在一起,吃起来味同嚼蜡。就炒菜来说,最后的收汁是入味的关键,翻炒之后,小火慢慢煮上一会,便能将食物和调料的味道很好的联系起来;蒸煮相对简单一些,只要挑选好食材,放上调料,出锅之后能让人满意许多。

所谓出味,则完全是个人的一点想法。所有事情都是一门门学问,在我看来,料理也是关于食物的学问。我喜欢去感受自然之美,对于食物的理解亦是如此。瓜果蔬菜,就应该清新脆爽,鱼虾蟹贝本是鲜嫩可口,牛羊猪肉,亦复如是。挑选普普通通的素材,尊重食物原本的味道并将其发挥到极致,便是味道。是阳光,就要温暖;是寒风,就应该凛冽,这便是自然。

入味与出味,入世与出世,说起来轻巧,要真正做到却难上加难。洒扫应对,生活点滴,皆是学问。

  • 味道已关闭评论

新的一年,写给自己

很多年前的时候,你们倚靠在栏杆前。“哥,你现在年纪轻轻有房有车,工作轻松稳定,简直是人生赢家。”“这些你以后也都会有的,只是一些附属品。如果放开一切说,你的理想是什么?”“画画。”你回答地毫不犹豫,却又带着一丝苦涩。现实永远无法放开一切。

能不能静静地等待一朵花开,然后凋零。不必羡慕其他的花鲜艳,亦不必仰望哪棵树的雄伟。

做自己,然后等待。

  • 新的一年,写给自己已关闭评论

色难

  •         近阶段找工作,网申测试面试,忙的焦头烂额。昨天中午1点走,等到7点多面玩回来。如果说自己被刷一点都不在乎是假话。晚上又安排今天去中兴的活。
  •          1点多睡,早上又6点多起,急急忙忙赶老板的车迟到了几分钟还被训了。又在中兴结结实实干了一天的活。错过了中兴的面试。回来真的是身心俱疲。一个人的心性,不是见于春风得意,觥筹交错之际,而是落寞孤单,山穷水尽之时。老妈打电话过来,昨天本来面试完,她电话过来带点嘲讽的口气就令我不爽,虽然我也知道他不是有意的。今天打电话又来管这管那,说这说那,我的语气就显得不耐烦了。事后想想还是不应该的。
  •         子曰:有事,弟子服其劳,有酒食,先生馔,曾是以为孝乎?
  •         色难。
  • 色难已关闭评论

return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