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人生常态,生老病死,喜怒哀乐。

上月骑大鱼线,骑至半路,不知为何突然崩溃。并不是体力不支,比起前段时间爬的两个HC级坡,这要轻松许多。一个人在深山埋头坐了许久。还好没有路人看到这副丢脸模样。记得第一次一个人骑分水岭,天快黑了扎胎,菜鸟什么都不懂,也没带什么工具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害怕,恐惧,孤独,无力感一下子袭来。转眼十年过去,害怕和恐惧早已不再,孤独也习以为常。

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理想主义者,如果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的话,真是一件难办的事。埋头坐了许久,起身找一根顺手的棒子,将周围野草全部斩首,仿佛又回到儿时的仗剑,快意恩仇。

想起一句话,以出世心,做入世事。收起剑意,重新整装上路。

评论关闭

return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