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淡琐事 ’ 目录归档

无题

人生常态,生老病死,喜怒哀乐。

上月骑大鱼线,骑至半路,不知为何突然崩溃。并不是体力不支,比起前段时间爬的两个HC级坡,这要轻松许多。一个人在深山埋头坐了许久。还好没有路人看到这副丢脸模样。记得第一次一个人骑分水岭,天快黑了扎胎,菜鸟什么都不懂,也没带什么工具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害怕,恐惧,孤独,无力感一下子袭来。转眼十年过去,害怕和恐惧早已不再,孤独也习以为常。

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理想主义者,如果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的话,真是一件难办的事。埋头坐了许久,起身找一根顺手的棒子,将周围野草全部斩首,仿佛又回到儿时的仗剑,快意恩仇。

想起一句话,以出世心,做入世事。收起剑意,重新整装上路。

  • 无题已关闭评论

2022年随便写点

好久没写东西,主要还是懒。想表达的太多,不知道从何处开始,就随便写点什么吧。

今天看了一个电影,大象席地而坐,将近四个小时,却一点也没感觉拖沓,看完甚至有点意犹未尽。一个将要被子女安排进养老院的退伍老头,一个为朋友出头惹事的少年和他的女友,一个睡了朋友老婆的混混,几个人的命运相互交织在一起,在这个太快,太忙,太纷纷扰扰的世界的夹缝中生存,有着太多的压抑,太多的纠葛,太多的不在乎,太多的无人问津。

前段时间上虞疫情,流调结果一出来,看到的是底层人民最真实的生活状态。2,3点多起床,去水产市场批发,送孩子去上学,做完一天生意,在学校门口等孩子放学,日复一日。想起以前姨种菜卖的时候,也是天天两三点起来,每天早出晚归,不辞辛劳。上个月,有个同事的爸爸去世了,猝死,才53岁,死之前还在和客户谈生意。去看望同事的时候,同事哭着说他爸前几天已经不舒服,但是由于家里的厂子太忙,没时间去好好检查,没想到这么突然。去年夏天,姑父也是猝死,54岁,表弟还在上大学。说了很多年,工作太忙太累,想早点把厂子关了退休,再想想趁年轻还干得动多干几年。想不到离开也竟是这么快,尽管还有太多的放不下。但是上天从来不由人。其实浙江有太多太多的这种家庭式的小作坊,基本上一个人撑起来一片天。经济的发展,国家的政策自然功不可没,但更多靠的是普通百姓的奋斗和拼搏。

太快的步伐,确实使得太多的人跟不上节奏,以至于被社会所忽略,所遗忘。西安的疫情,有人骑共享单车百公里回家,有人翻越秦岭回家,有人横渡渭水被困,网友们觉得他们很厉害,其实更多是生活所迫。要是隔离起来,十几天可能四五千的收入就没了。对于普通的白领可能四五千人算不上什么,但是要记得李总理说过,中国很多人月均收入都还不到一千元。

我们总是说,要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,要为人民谋幸福,要实现共同富裕。有一句老话是这么说的:富在深山有远亲,穷在街头无人问。我觉得一个民族的伟大,不在于在世界民族之林屹立多高,而在于扎根于人民有多深;不在于最有钱的人是不是世界首富,而在于有人流落街头的时候有没有人伸出援助之手。

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。选贤与能,讲信修睦,故人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,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矜寡孤独废疾者,皆有所养。男有分,女有归。货恶其弃于地也,不必藏于己;力恶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为己。是故谋闭而不兴,盗窃乱贼而不作,故外户而不闭,是谓大同。

  • 2022年随便写点已关闭评论

关于相亲

相亲,除了身高颜值财富,提到最多的莫过于三观。不同于前者,可以有具体的数据衡量,三观一致,则属于一个抽象化的概念。每一个个体,都有不同的家庭,接受不同的教育,走过不同的路,翻过不同的山,遇到过不同的人,每一个个体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。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。

所谓三观一致,更通俗化一点说,其实就是合适。也正是传统意义上的“门当户对”。特地去百度了一下这个成语,门当户对:结亲的双方和家庭经济、社会地位对等。我很好奇为什么只提到经济和社会地位,后来想了想,古代大多数女性往往足不出户,相夫教子,并没有和男性接受同等的教育,所以并没有提及文化这方面因素。现如今,文化和思想的交流亦是举足轻重。至于没有提到身高颜值,以前黄花闺女深藏高阁,哪有男女见面的机会,偷偷翻墙私会那都能写书成经典传颂。估计全靠父母们八字一对,听天由命。那么,按照现在的观点,合适二字,大致总结来看,就是身高颜值、经济、文化、社会地位几个方面。

身高颜值就不必多说。经济基础,字面上的意思,人们常说的有房有车;文化,初中高中大专本科硕士博士。学历并不代表文化和修养。但是每个人脸上没有写着你有文化我没修养,只好这样生硬一点区分。而社会地位,则是不同的阶层。不同的阶层,则有不同的特质。譬如老教授,言行举止总会透出书生意气,或者说带一点迂腐;生意做久,不知不觉,会沾染点市侩气,不精打细算的生意人,早就内裤本都亏完了;官场浸淫多年,官僚气在举手投足之间就透露出来。和做学术的人谈生意,和生意人谈之乎者也,可谓是牛头不对马嘴。我是耕田的,你会织布,那叫男耕女织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;我是耕田的,你是七仙女,那叫牛郎织女,一年见一次,再过几十天你下凡省亲,我坟头草都已经几米高了。这就是阶层的距离。 说了那么多,有没有完美的人呢?身高颜值拉满,家庭经济好,又有文化又有修养。肯定有。我对着镜子撒了泡尿,发现自己是个矮矬穷,胡子邋遢一米五,然后惊醒了,原来在做梦。真是梦里什么都有。对照自己,看看能划掉几个选项,再称一称。

也算是写给老大不小的自己吧。

  • 关于相亲已关闭评论

关于恐惧和勇气

晚上骑车去乌镇的路上,有几公里荒无人烟的小道。有些小道有灯,有些小道没有路灯,漆黑一片。我说荒无人烟,真的是来回骑了两趟,一个人都没有遇到,一辆车都没有路过的那种。

我本不是一个特别害怕黑暗的人。或者说,我是一个无神论者。我不相信有什么鬼神。即便是有,身正不怕影子斜。以前高中语文老师说,君子慎独。这种思想大概一直根植在我的心里,一个人和一群人,走在路上,也没什么区别。但是,那一段小道,却给我内心带来无比的压抑和恐惧。小道两旁是整整齐齐的水杉,一棵棵水杉笔直挺立在那里。因为是冬天,已经没了树叶,光秃秃得天然给人一种凄凉,尤其是在月光下,一排排树影,形成歪歪斜斜的样子,骑着车盯着影子一直在动,恍惚而又诡异。如果说让人压抑的是黑暗,那么光明也不见得有多么舒心。一排排灯下是一排排树,一排排树旁边借着昏黄的灯光是一栋栋拆迁的楼房,楼房的门窗已经没了,屋顶也没了,借着灯光和月光,感觉里面凄凉又阴森。更可怕的是,路边会突然冒出一直夜猫,一直站在那盯着你。我骑车经过,它在前面盯着,我一回头,它在后面还一动不动,直直地盯着我;我回来的时候,遇到一直野狗,也是这样盯着我,盯得我明显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炸起来了。

来回经过那条小道的时候,我心里一直反复背着心经。我也不是一个信佛的人,但是一直背着,总感觉心里踏实一点。我觉得可能背唐诗宋词应该也有一样的效果。下次再遇到的话可以试试。后来我细细想了一下,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大恐惧。是因为害怕死亡么?大概对于死亡的恐惧,应该是与生俱来的。所以,像感觉到猫或者狗的威胁的时候,本能地就产生了应激反应。人生活在城市里,人群中,人与人相互关联,就会天然有一种依赖的感觉。比如不用担心有歹徒闯进家里,因为有邻居,有警察,再不济自己还能拿把菜刀什么的自卫。但当一个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,尤其在黑夜感觉相比白天退化,可以说是最为脆弱和最容易受到死亡的威胁,因此才会有这种大恐惧吧。

但是我还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给自己心理暗示,就能够克服或者说削弱这种恐惧。大概那些超脱生死的大师或者得道者,都是能够所谓悟道,就是给自己足够的心理暗示,或者说有足够的信仰,以至于有足够的勇气,去克服这种恐惧。军人保卫祖国,大抵也是如此。而至于在生死关头,父母保护孩童,则是出于本能。不得不感叹造物者的神奇。

  • 关于恐惧和勇气已关闭评论

论我们不能理解的人和事

照例打电话回家。闲聊,我说要把自行车拿回家。老妈说,怎么,你不骑了?我说怎么可能,我国庆回家也要骑啊。家里不是有电动车么?我要骑自行车。还有,我打算再买一辆。我没有说我想买一辆公路车,因为说了她也不懂嘛。然后老妈又用仿佛和傻子说话一样的口气教育我,你不是有一辆了,干嘛还买一辆?BLABLABLABLA。。。已经习惯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我,直接一句:我不管,就要买。老妈感觉费了半天口舌也没用,无奈:那你那辆给浩浩(表弟)骑吧。我:不给。

此为背景。从老妈的角度看,确实没法理解我为什么要吃饱了撑着没事干,天天傻不拉几地在那瞎折腾。按她的口头禅来说:饭吃饱了不会变屎。话糙理不糙,听起来感觉还挺那么有点道理。其实,有些事情,没有经历过,就没法去理解,所有的评论都是自己主观的臆想。刚上大学的时候,看见舍友在玩魔兽世界,然后嘛,刚开始我也不玩,天天在那看,看久了觉得没意思。然后说,唉,傻不拉几的,天天对着猪啊狗啊野怪啊杀,蠢不蠢啊。舍友说你不玩你不知道的。就这样,我就开始玩了。然后刚开始,也没觉得好玩,但是越玩越有趣,到后来一下课就玩,一起床就玩,周末从来不出宿舍,哪有打团要紧啊!然后宿舍多了一个打魔兽的傻逼。大学的四六级,每次都是安排在周六的,但是我们要打团啊,打着打着就忘了。四次考试都是舍友游戏打着打着感觉不对劲,怎么周末宿舍都没人了,然后在游戏上密我,然后两个傻逼一起匆匆跑着去的。真的是裸考。学霸说裸考结果六七百地考都是骗人的,我们这种低分飘过的才是真的裸。为什么考了四次,因为六级考了三次才过。说出来都丢人。

骑车也是如此。没骑车的时候,看别人,傻不拉几的,装什么逼嘛。骑了以后才发现原来不是这样的。刚开始骑车的时候,真的是一个愣头青,什么都不会,推着一个自行车就走。骑了老半天上分水,感觉自己牛逼得不行。结果下山的时候就扎胎傻逼了。开始还很淡定,推着车慢慢走,走一会,深山里人影都没有,稍微有点慌。又走了一段之后,太阳下山,天渐渐变黑,感觉不是个事啊。然后开始拦车啊,偶尔有几个公路大佬一路放下来,结果人家大佬从来不带补胎工具,毕竟公路车。然后,只好接着一个人推着车走啊走,走在荒无人烟的山里山,湾里湾。终于看到几户人家,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。挨家挨户敲门,问有没有补胎工具。终于敲到一户有的,然后夯吃夯吃拆车,补胎。结果等到把内胎都卸出来,才发现那补胎胶水已经用完。当时的心情是绝望的。我只好在那拦车,看看有没有好心司机能载我一程。结果不是不停车的,就是停了发现也没办法放进自行车。大概是老天开眼,或者说天无绝人之路,最后拦下一辆车,一个开着破破的比亚迪SUV的司机。就是这两破破的车,在我当时看来真的比什么豪车都可爱。司机很热心地帮我把自行车放进车里,车的链条油还刮在了他身上,他还笑着说没事的。要不是车里还坐了他的媳妇抱着小孩,我都估计不敢上车,这么热情的陌生人,怕是要把我拐去卖掉。后来坐在车上聊起来,他说他也是骑车的。天下骑友一家亲。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那位大哥。我所能做的,就是在骑车遇到需要帮助的新手的时候,去帮组他们。

感情这种东西,其实无非是对一件东西付出得多,感情就深。我们那有句老话说:望儿恨不得越快越长大,望娘恨不得早点死。大意是为了说,这个世上只有父母对孩子的爱,而孩子对父母是很少有很深的感情的。我觉得,正是由于父母对孩子付出多,而相反孩子对父母的付出远没有那么多,才会如此。回来说道自行车,即使自行车是死物,但是他陪着你度过了一段又一段时光,甚至可以说是出生入死,久而久之,也便有了感情。在别人眼里,它只是一件死物,一辆破车,在我眼里却不是。

每个人,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那一段段故事,一件件事物,在别人眼里,似乎是那么不起眼,但在自己心中,却是弥足珍贵。无论好人,坏人,好事,坏事,还有很多无法理解的事,作为旁观者,能做的,就是去看,去尽量体会。而不是站在自己狭隘的观念里,甚至是所谓道德的最高点,抑或正义的一边,去妄加揣测和指责。

说了半天,也没表达清楚要说什么,那就这样吧。

  • 论我们不能理解的人和事已关闭评论

论废话

买菜的时候,问老板菜好不好,新鲜不新鲜,卖菜的老板一定会说很好很新鲜;买水果的时候,问老板水果好不好,甜不甜,老板一定会说很好很甜。我没有遇到过一个说菜不好的老板,也没有遇到过一个说水果不甜的老板。当然,既然是经商,自然是为了要卖出蔬菜和水果,自然也要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一番。但是,作为一个“我”,既然已经知道老板一定会说蔬菜好水果好,那么为什么还要问呢?岂不是脱裤放屁,多此一举?

既然是问,我想了一下,大概可以分为两种情况:一、真的不懂有问题,需要人解答。以上自然不属于此类。二、知道问题的答案,又继续问,那岂不是明知故问?这种类似的明知故问,自然不是因为提问人的愚蠢,那么又是什么原因,使得人们在很多事情上都是“明知故问”?

人一旦生下来,伴随着自己而来的就是自己附带的社会属性。简而言之,我不再是我。很小的时候,就会大人被问,爸爸好还是妈妈好?到了少年,问题变成了长大了想当什么?成年时候,人们问你的无非是事业和爱情之类,到了老年,关心的则是你的身体好不好。仔细想了一想,很多问题其实是根本不需要回答的,而提问这些问题的人,仅仅是为了找个话题来避免气氛的尴尬,也就是存在于社会之交流所需。譬如你不可能和一个少年交流事业,只能问他的理想。其实无论他回答什么,其实你也并不会太在意他的理想。其余各种,亦复如是。

下面不知道写啥,废话完。

  • 论废话已关闭评论

胡言乱语之不知道第几

周末,在市区内随便骑一骑。

穿梭在熙熙攘攘,车水马龙之中,自行车迅捷和飘逸的优势显露无疑。漫无目的地在城市之中转悠,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大街小巷这个词的趣味。如果不是特意去穿过一条条街道,拐进一个个路口,转入一条条巷子,有些地方,就算你在最繁华的大街上逛了很多年,也不会知道还有这样的存在。很难想象,仅仅隔了几条栋房子的距离,彼处是高楼大厦,而此地却是破旧得不能再破旧的危房,而且还是在繁华的市区。巷子只允许两个人交错通过,不过还好房子都是很矮,都只有一层两层那么高,光线还算明亮,不会使人有压抑感,相比那些林立的高楼大厦,甚至反而觉得有些亲切。大概是想起小时候,也是在这种青砖黛瓦,粉墙碧水的环境下游戏、成长,所以不会觉得破旧,也不会觉得生分。只不过,当看到这些犄角旮旯生活着的,都是一些白发苍苍,走路迈两步,喘三口的老人,未免觉得有些晚景萧疏的凄凉。

而距离不远的城市偏北,则相反正在造一些古色古香的建筑群:芦席汇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,里面都还在施工,进去不远处立了一个大牌子是项目规划,看完才知道这个是要打造成和月河景区一样的商业旅游景区。里面无一不是钢筋水泥建筑,当然,完工之后,添置些古色古香的门窗,刷上白漆,铺上青石路板,看起来估计就有那么些怀旧的意思了。什么音乐酒吧,什么读书汇,这些大概是给一些文艺青年驻足的地方。我也许算得上第一个游客,闲逛闲逛还可以。新的事物在生生不息地崛起,而旧时代则在我们不经意间慢慢消逝。

骑到城北,在一个人迹罕至的角落,有一个叫落帆亭的地方。毕竟缺少文化,只能靠万能的度娘,才大概了解这里曾经是京杭大运河的一处水运交通要道。“嘉兴城是大运河的重要码头,城北的运河上有一座闸门叫杉青闸。运河上南来北往的船舶不断,樯帆如林,商旅与游人停靠,闸口成为繁华热闹的集市。由于船经闸门必落帆才能驶过,后来有人在闸西侧建造了一座亭,命名为“落帆亭”。”我努力在脑海中刻画,可还是难以想象出当时樯帆如林,商旅游人挥汗成雨,摩肩接踵的景象。亭子周围植物野蛮生长,已经把路都挡住,可以说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。园子里面还有一座“羞墓”,看了墓碑上的文字,才了解到原来也是一个典故,大意是朱买臣年轻时穷厄潦倒,其妻崔氏逼夫休她改嫁杉青闸吏。后买臣成了高官荣归故里,崔氏羞惭而死。而上面也记载了一些细节,比如朱买臣在穷困潦倒的时候,他的妻子虽然已经改嫁,但还是看他可怜给他饭吃;朱买臣时来运转,荣归故里,却来羞辱他妻子。古人的大男子主义思想,大抵如此。女子必须三从四德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崔氏因为朱买臣穷困潦倒改嫁在古人看来是一种被唾弃的行为,而朱买臣荣归之后羞辱却反而成了一种扬眉吐气的表现,竟然还立个墓叫羞墓。吕思勉先生在中国通史讲义里面讲到的中国婚姻制度的演化中,从女性主导到男权主义到现代社会的平等,贯穿整条主线的还是经济主权的变化,由此可见,家也是一个小小的社会,很多时候,也是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。虽然结论很冰冷,却也是事实。

最后准备骑回宿舍的时候,由于太自信,没有看手机地图。骑了半天怎么感觉越骑越荒凉,不太对劲,掏出手机一看尼玛都快骑出嘉兴城外了。把自行车一停,灰溜溜坐公交回去。。。

  • 胡言乱语之不知道第几已关闭评论

无题

最近,师兄说中兴那边缺人,让我试一下,就投了一份简历。。一面是技术面,问一些专业相关的问题,感觉没什么难度。二面,主要是和部长谈谈待遇和其他生活方面的事。面试完,师兄问我怎么样,我说了给的待遇和职级,师兄说那相当可以啊,很不错了。我说还行吧,但是感觉不爽。

晚上仔细想了想,大概这种不爽,来自于骨子里的一股类似于文人的傲气吧。姑且算自己是一个读书人吧,但凡中国教育出来的读书人,从小都被灌输了要“谦逊”这种思想。我记得李敖说过一段很有趣的话:文人喜欢说自己的文章,是拙作,说自己老婆,是拙荆,自称不才,还望多多指正等等。但要是真的指着鼻子说他胸中无点墨,文章如狗屁,老婆丑八怪,没有一个不会拍桌子跳起来。大概我就是类似于他口中那个文人。可以自嘲水平不行,可以自嘲单身狗,可以自嘲单位不如人意,但这仅仅是自嘲而已。如果傻傻的说你这水平也就XXX,单身狗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天天加班也没多大影响,你这单位怎么样怎么样不行,我只能说,呵呵。 面试的聊天,大抵如此。

占了一卦,地天泰。九二变爻。爻辞:包荒,用冯河,不遐遗。朋亡,得尚于中行。九二阳爻,虽不当位,于六五正应,也是不错的。包荒冯河,虽朋亡,却得尚于中行。也许所谓的中胜于正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其实看到泰卦的时候,我更喜欢和否卦一起。很多时候,我们都说否极泰来,其实换过来说,泰极否来也是一样的。每个人都会有得意和失意之时,春风满面,觥筹交错,自然是人人都高兴和希望的,然而,能在处处碰壁,潦倒街头之时,依旧能做到一箪食,一瓢饮而不改其乐的话,大概只有颜渊才能做到吧。

  • 无题已关闭评论

秋天

洗澡的时候,感觉水比以前凉了,才想起立秋已过,秋天在不经意间到来。

我是喜欢秋天的。或许可以说出有很多缘由,什么秋高气爽,暗香浮动,什么皓月当空,起舞弄清影。但我喜欢秋天,是喜欢它的萧条和寂寥。

这两天,远在异乡的姨夫身体不适。发烧了很久,住院打点滴也不退烧,肺部肾部都积水,据表哥说抽出了好几瓶。我的童年,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姨夫家度过的。从四岁开始,到上一年级,那一段时间一直在姨夫家。有一件印象很深的事情:姨夫肯定不记得了,或许我妈也已经不记得。我大概四岁,按周岁的岁的话应该是三岁,有一天晚餐结束,姨娘家关门歇业(姨娘家是做餐饮的),大家各自在忙各自的事情。我当时看到桌子上有一百块钱,偷偷藏了起来,现在已经记不清楚当时为什么这么做,应该是觉得可以买好多好吃的。然后大家发现钱没了,都很着急,找来找去找不到,毕竟一百块在当时也是挺大的数目。后来睡觉的时候被我妈发现我藏在口袋里面的钱,揪出来还给姨娘,我记得当时我妈和姨娘都没打我,那晚就那样睡过去。第二天起来,姨夫一到店里,把我拉到外面罚站。从那以后,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,再也没有偷偷拿谁或者谁家的东西。我想,要是那个时候,妈妈发现了不说,姨夫又没有惩罚我,现在的我,也许就是另一个模样的我。以前,每年过年都会赖到姨夫家,表哥有了对象以后,才很少去了。

后来,表哥毕业去外面工作,我也上了大学,去的次数也越来越少。放假回家,去姨夫家,姨夫一见到我就骑个自行车出去买菜,热情得不行。从我有记性开始,姨夫好像就有糖尿病,身体一直不太好,全靠打胰岛素。表哥现在工作很好,只是有点远,就把姨夫姨娘接出去,相互有个照应。每次姨夫一回来,说起孙子的时候,眼睛都笑的眯成一条线。现在又多了一个孙女,真的可以安享天伦之乐了。平时的时候,妈妈总是多叫我打电话给姨夫,问候一下。真的打电话给姨夫,可能因为嘴笨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姨夫笑着嘲讽自己身体不行,我说你不要瞎说,现在是家里的宝呢。他也笑笑,宝也没用啊,倒是你快点找个女朋友让我看看,我怕再晚就看不到了。突然就觉得很难过,说不下去了。我说好的,那你早点休息,挂了电话。

前几周回家看奶奶,奶奶身体状况也不好。仔细想一想,突然发现爸妈再过几年都是花甲之岁。亲人们会一个个老去,也都会一个个死去。

记得第一次读《秋声赋》:盖夫秋之为状也: 其色惨淡,烟霏云敛;其容清明,天高日晶;其气栗冽,砭人肌骨;其意萧条, 山川寂寥。。。也许,天地就像这秋风秋雨,而我们,则是一片片落叶,总有一天,都会回到泥土中去。

天地不仁,天地至仁。

  • 秋天已关闭评论

无题

很久没有更新了。

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做什么事都没什么恒心。人对于麻烦或者费力气的事总是不能持之以恒。但是回首看看这两年来的时光,还是觉得有那么一块地方可以随便胡言乱语总是不错的。没有朋友圈那么喧嚣,就好像一个人骑自行车到海边,坐在堤坝上吹风的感觉。

阿里的虚拟主机价格还算合理,1个G的空间不大,但是也够码很多字了。又续了六年,不知六年后你我他又是什么样子?

  • 无题已关闭评论

return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