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我们不能理解的人和事

照例打电话回家。闲聊,我说要把自行车拿回家。老妈说,怎么,你不骑了?我说怎么可能,我国庆回家也要骑啊。家里不是有电动车么?我要骑自行车。还有,我打算再买一辆。我没有说我想买一辆公路车,因为说了她也不懂嘛。然后老妈又用仿佛和傻子说话一样的口气教育我,你不是有一辆了,干嘛还买一辆?BLABLABLABLA。。。已经习惯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我,直接一句:我不管,就要买。老妈感觉费了半天口舌也没用,无奈:那你那辆给浩浩(表弟)骑吧。我:不给。

此为背景。从老妈的角度看,确实没法理解我为什么要吃饱了撑着没事干,天天傻不拉几地在那瞎折腾。按她的口头禅来说:饭吃饱了不会变屎。话糙理不糙,听起来感觉还挺那么有点道理。其实,有些事情,没有经历过,就没法去理解,所有的评论都是自己主观的臆想。刚上大学的时候,看见舍友在玩魔兽世界,然后嘛,刚开始我也不玩,天天在那看,看久了觉得没意思。然后说,唉,傻不拉几的,天天对着猪啊狗啊野怪啊杀,蠢不蠢啊。舍友说你不玩你不知道的。就这样,我就开始玩了。然后刚开始,也没觉得好玩,但是越玩越有趣,到后来一下课就玩,一起床就玩,周末从来不出宿舍,哪有打团要紧啊!然后宿舍多了一个打魔兽的傻逼。大学的四六级,每次都是安排在周六的,但是我们要打团啊,打着打着就忘了。四次考试都是舍友游戏打着打着感觉不对劲,怎么周末宿舍都没人了,然后在游戏上密我,然后两个傻逼一起匆匆跑着去的。真的是裸考。学霸说裸考结果六七百地考都是骗人的,我们这种低分飘过的才是真的裸。为什么考了四次,因为六级考了三次才过。说出来都丢人。

骑车也是如此。没骑车的时候,看别人,傻不拉几的,装什么逼嘛。骑了以后才发现原来不是这样的。刚开始骑车的时候,真的是一个愣头青,什么都不会,推着一个自行车就走。骑了老半天上分水,感觉自己牛逼得不行。结果下山的时候就扎胎傻逼了。开始还很淡定,推着车慢慢走,走一会,深山里人影都没有,稍微有点慌。又走了一段之后,太阳下山,天渐渐变黑,感觉不是个事啊。然后开始拦车啊,偶尔有几个公路大佬一路放下来,结果人家大佬从来不带补胎工具,毕竟公路车。然后,只好接着一个人推着车走啊走,走在荒无人烟的山里山,湾里湾。终于看到几户人家,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。挨家挨户敲门,问有没有补胎工具。终于敲到一户有的,然后夯吃夯吃拆车,补胎。结果等到把内胎都卸出来,才发现那补胎胶水已经用完。当时的心情是绝望的。我只好在那拦车,看看有没有好心司机能载我一程。结果不是不停车的,就是停了发现也没办法放进自行车。大概是老天开眼,或者说天无绝人之路,最后拦下一辆车,一个开着破破的比亚迪SUV的司机。就是这两破破的车,在我当时看来真的比什么豪车都可爱。司机很热心地帮我把自行车放进车里,车的链条油还刮在了他身上,他还笑着说没事的。要不是车里还坐了他的媳妇抱着小孩,我都估计不敢上车,这么热情的陌生人,怕是要把我拐去卖掉。后来坐在车上聊起来,他说他也是骑车的。天下骑友一家亲。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那位大哥。我所能做的,就是在骑车遇到需要帮助的新手的时候,去帮组他们。

感情这种东西,其实无非是对一件东西付出得多,感情就深。我们那有句老话说:望儿恨不得越快越长大,望娘恨不得早点死。大意是为了说,这个世上只有父母对孩子的爱,而孩子对父母是很少有很深的感情的。我觉得,正是由于父母对孩子付出多,而相反孩子对父母的付出远没有那么多,才会如此。回来说道自行车,即使自行车是死物,但是他陪着你度过了一段又一段时光,甚至可以说是出生入死,久而久之,也便有了感情。在别人眼里,它只是一件死物,一辆破车,在我眼里却不是。

每个人,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那一段段故事,一件件事物,在别人眼里,似乎是那么不起眼,但在自己心中,却是弥足珍贵。无论好人,坏人,好事,坏事,还有很多无法理解的事,作为旁观者,能做的,就是去看,去尽量体会。而不是站在自己狭隘的观念里,甚至是所谓道德的最高点,抑或正义的一边,去妄加揣测和指责。

说了半天,也没表达清楚要说什么,那就这样吧。

  • 平淡琐事
  • 论我们不能理解的人和事已关闭评论
评论关闭

return top